隨著泛娛樂時代的飛速發展,IP受到越來越多影視從業人員的青睞,2017年間,無論是電影還是電視劇市場,IP改編作品都呈現出了十分迅猛的勢頭,但大量涌現的IP大劇中也不乏有讓從業者和觀眾頗為灰心的作品。

大量優質IP被浪費,IP市場燥熱成為困擾行業的難題,更有不少業內人士曾提出資本市場一些跑馬圈地的行為,是否會對IP源頭的創作者們造成一定程度的抑制,影響他們的創造力發揮和內容質量。

12月17日,宏宇天潤聯合第一制片人,向陽教育共同舉辦了“圍爐影話”影視IP沙龍活動,邀請了業內知名大咖、作家,分析探討了行業的現行發展及未來走向,并從運營方、平臺方、制作方、創作者的不同角度分享了他們對于“IP+影視”的見解。

劉瑞雪:

IP是泛娛樂的核心,頭部內容是行業未來趨勢

身為宏宇天潤文化傳媒創始人,中國IP行業的領軍人,劉瑞雪深挖泛娛樂發展脈絡,結合多年原創內容第一線的工作經驗,分析了未來泛娛樂時代在中國的走向。

宏宇天潤文化傳媒創始人劉瑞雪

IP具有“高固定成本”“零可變成本”“注意力經濟”等產品特點,能夠通過時間、空間的延展,衍生形態、受眾群體的擴張產生規模經濟效應。

從數據上看,中國近五年的文化娛樂產業規模實現了170%的漲幅,2016年市場總規模達3750億元,劇集綜藝及電影占全市場45%,達1700億元。娛樂,是中國國民的剛性需求。

自2011年“泛娛樂”概念被首次提出,到2015年IP改編劇開始彰顯強大吸睛力,“泛娛樂”已經被業界公認為“互聯網發展八大趨勢之一”,并率先將影視行業推上了“風口”。截止到2017年上半年,IP改編劇已占據了電視劇市場的半壁江山,網播量占比高達73%,優質IP對內容生產釋放出強大滲透力,國產劇高度“IP化”

宏宇天潤文化傳媒創始人劉瑞雪

展望即將到來的2018年,劉瑞雪坦言,觀眾對優質內容的要求,將促使行業對IP的持續關注,而這也在不斷考驗著影視行業從業者的專業能力。IP劇集的類型化會更加明顯,頭部IP將占據影視改編市場的大部分流量,類型化更加明顯。

IP劇的火爆一定程度上是市場對于經過檢驗的好內容的渴望,在劉瑞雪看來,IP歸根結底還是“好內容”,只要內容足夠好,具備了開辟渠道的可拓展性、鏈接人群的可連接性、能夠實現變現的多元轉化性、足以突破領域壁壘的可識別性,都能夠通過泛娛樂一體化的開發模式,產生遠超基礎內容本身價值數十倍的規模性經濟效益,實現IP價值最大化。

王平:

平臺與內容方通力合作才能使IP發揮最大價值

阿里大文娛內容合作中心總經理,阿里巴巴大優酷劇集中心元氣工作室總經理,王平先后參與策劃了《喜歡你》《白夜追兇》等影視作品。在王平看來,IP模式的興起,在于呈現形式的越來越多元化。

阿里大文娛內容合作中心總經理

“文本,游戲,影視以及多種衍生品的出現,將IP最大化的利用。”

王平坦言,一部優秀的網劇,核心是內容,但是也不能忽略了其他要素,播出平臺要與內容方在一個IP下緊密結合,發揮各自長處。

“播出平臺有用戶和大數據,這為內容方提供了精準的參數,有利于內容方的創作。而內容方專業和手藝依托雙方認可的IP,來不斷創造觀眾喜聞樂見的內容。”

阿里大文娛內容合作中心總經理

周清迪:IP、原創要兩條腿走路

作為留白影視戰略副總裁,高娛資本合伙人,周清迪在對待IP的態度上顯得更加謹慎,在他看來,如今影視行業內熱炒的IP概念與最初的IP還是有一些差別的。

留白影視戰略副總裁

“我們今天提到的IP,其實是打引號的IP,主要指文學、漫畫等尚未被影視化的內容形式。”

在如今的IP大環境下,周清迪始終堅持原創、IP改編兩條腿走路。近幾年,周清迪既投資了如《親愛的公主病》《親愛的王子大人》這樣的原創劇,又參與了諸如《長安十二時辰》《古董局中局》這樣的IP劇。

留白影視戰略副總裁

周清迪認為,原創影視作品同樣具有潛在的IP效應,與其說原創、IP兩條腿走路,不如說原創在為今后的IP做鋪墊。“好萊塢為我們提供了很好地范本,《摩登家庭》《老友記》等當初火爆一時的影視作品,如今成為熱門影視IP,而我們也有這樣的潛在IP,如《大宅門》《家有兒女》《愛情公寓》等,原創影視IP將來會成為IP劇中的重要組成部分,而今后我們也會有越來越多的原創影視IP。”

月關:忠于原著,更應衷于原著

作為中國網絡歷史小說第一人,月關曾四登中國網絡作家富豪榜,所著作品長期占據各大圖書榜單,囊括多項年終大獎。隨著多部作品陸續影視化,他涉足全新領域,親自出任自己作品《夜天子》《大宋北斗司》,及鄭曉龍監制《王道劍》等影視作品的編劇。他以兼具“作家”和“編劇”的雙重身份,談及了自己對于IP影視化的看法。

“歷史類小說第一人”月關

2007年,月關憑借一部《回到明朝當王爺》包攬了起點年度月票總冠軍、最佳原創作者、最佳原創作品三大獎項。他坦言自己的第一部作品版權是在2008年售出的,那個時候還沒有“IP”這個定義,單單就叫“改編權”,后來到了2009年初,市場多了一些變化,部分作品的影視、游戲版權逐漸受到關注,開始有了“跨界合作”。

近兩年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談論“泛娛樂”,“IP”也似乎成為了行業內外人士在資本市場和茶余飯后的談資,對其的認知也千差萬別,甚至有認為IP是萬能的,有了IP就有了用戶,這劇就一定能火等諸如此類近趨于魔化的“IP執念”。月關認為,不是所有IP都能靠自身的粉絲量和影響力對改編作品進行反哺的,真正的IP,一定是經過市場認證,具有衍生價值的。而IP相對于改編作品,相當于是對影視觀眾的一部分提前抽樣,一定程度上削減了前期內容選擇上的風險,但不代表后期沒有風險,誠意的精良制作仍同等重要。

“歷史類小說第一人”月關

月關坦言,在參與自己作品影視改編的過程中,他會不斷產生許多新想法,不是流于表面的忠于原著內容,而是真正忠于作品的內容表達初衷和核心精神。“把握靈魂”是自己在涉足編劇領域后,感觸最深的一點。

玄色:IP改編應是內容“1+1>2”的更多元化呈現

作為國內近年銷量最高的青春暢銷書女作家,玄色曾五登中國作家富豪榜,代表作《啞舍》單本銷量在200萬以上,系列累計破1000萬,曾獲評中國“傳統出版物”IP價值榜亞軍,華語原創小說評選“最受期待影視改編作品”。隨著她的《啞舍》《守藏》相繼公布影視化進程,玄色作為原創作家分享了她對于IP影視改編的見解。

國內最暢銷女作家玄色

她認為,IP的核心是內容,內容要想打動人,必須真實到讓你相信。這里的“真實”不僅限于真實的故事情景、情節,而是放置在此情此景中,能讓人切實感受到的“真實”,是一種共鳴感。而要想作品能夠讓人相信,作者本身首先要相信著去寫下每一個文字。她寫《啞舍》,相信每一個古董背后的故事,相信老板在歷史長河中以不同的身份追逐著醫生的腳步;她寫《守藏》,相信這一段烽火硝煙中每一位守藏吏的堅守與付出,相信面對民族危機時他們內心忠于的信條。她用文字將她的“信念”呈現給世人,讓他們也喜歡,也相信。這是她多年以來一直在做的事情,也是她的創作初衷。她認為這也是IP改編過程中,制作團隊所要堅持的一點。

圓桌會議進行中

玄色坦言,不論在什么時期,作家的首要責任依舊是創作出好的作品,IP時代對她而言最大的意義,便是讓她的作品以另一種形式被更多人所知曉,具有了更廣的傳播度,從她自身而言,會更加思考如何切合這種市場趨勢,去傳遞更多積極向上的正能量。

把小說搬上熒屏,內容載體的變化就決定了改編作品與原著在一定程度上的差異,自己更愿意專心寫作,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,在保有作品核心靈魂的基礎上,給制作方更多的發揮空間。

同作為原創作家,她也認為IP只是改編的基礎,提供的是經過一定程度市場檢驗的內核,仍需要契合的優質制作,反復打磨才能成器。一部成功的IP改編作品,應該是能發揮出“1+1>2”的最終效果的。

三位影視大咖、兩位原創作家,分別從各自角度對當下行業內的“IP熱”進行了分析和探討,但提到最多的還是內容本身無論是原創還是IP,“內容為王”始終都是最核心的。而這也是宏宇天潤一直秉承的IP運營理念,希望新的一年能夠和業內各位合作伙伴們一起努力,繼續為好內容服務,讓“內容為王”不再只是一句口號。


2018年01月03日

《夜天子》首款“誰怕誰”預告片花“大膽”上線啦!
中國文化產業學院獎發布 宏宇天潤三位合作作家上榜

上一篇

下一篇

“圍爐影話”線下沙龍,聽五位大咖解讀內容時代的“IP+影視”

創建時間:

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
致青春客服